梧州新闻网_中文资讯_体坛赛事_娱乐时尚_产业资讯_财经科技_房产汽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高考 > 正文内容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最新章节_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赫拉迪克族公主的小算盘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梧州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赫拉迪克族公主的小算盘

    “也就是说,凡凡是想去我家查赫拉迪克方块的资料?”

    介于刚才那阵恶寒感,为了避免什么不必要的悲剧事情发生,我还是和蒂亚解释了一遍。й领 и й 域文 и й 学wβww.li и й ngйyu.org

    “嗯,是的,蒂亚知道赫拉迪克方块的事情吗?”

    “不大清楚……或许爷爷知道一些吧。”蒂亚想了想,摇着头道。

    “咕~~,我还以为凡凡想去我家……”

    “嗯?”

    “不,没什么……”

    元气少女少有的嘟着小嘴怨念中,不过只是一刹那间的事情,她立刻又露出灿烂的笑容,似乎把刚才那股不知名的怨念,转化成了积极的想法。

    “不过没关系,总会有办法的。”

    “咦……咦咦?”

    我对蒂亚的话是越来越无法理解了,这就是所谓的女大十八变吗?还有,刚才那股恶寒感似乎又涌上来了一下,明明已经和蒂亚解释的如此辛苦了,竟然都是徒劳无功?难道说是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谁都已经阻止不了我悲剧了吗?

    果然,去赫拉迪克族的时候还是带上护身符好了,比如说菲妮,又比如说菲妮,或者还是说菲妮……

    回过神来,发现蒂亚一副很高兴的样子,搂着我的胳膊更紧了,将整个身子都贴了上来,那一层柔韧的兽皮里面,我严重怀疑有没有穿上胸衣什么的,总而言之,我的胳膊现被两团高高隆起的柔软事物给夹住,丰满和弹性的触感清晰传达过来。

    嗯呜,这丫头,一阵子没见,似乎又变化了不少呢,以前明明还是个小丫头的说。

    蒂亚的模样,十足一个纯正的沙漠少女,有着沙漠女孩高挑丰满的身材,妖娆而性感,目测的话,她现在将近有一米八,算是我见过的个头比较高的女孩,而这个高度,被那双纤细而修长的大腿占了一大半,再加上一身兽皮短衣的打扮,也难怪能位列罗格美女前列。

    因为生长在沙漠的关系,蒂亚的肌肤呈现出淡淡的健康的小麦色泽,不过,即使是炙热的沙漠温度,也没能让她的肌肤出现出一点儿粗糙的地方,而是闪烁着一种精致细腻的,水灵灵的柔软光泽,没有一丝赘肉、线条柔和而有力的四肢和腰身,充分的散发出一股女性的张度和活力,给人一种“眼前的活泼少女随时能够飞翔起来”的错觉。

    除了健康完美的身材以外,蒂亚的眼睛也十分吸引人,清澈到能倒映出所见到的一切景物的美丽无垢瞳孔,呈现西方人常见的淡淡碧蓝色,但是仔细看的话,边上还带着一圈几不可察觉的淡红,这是赫拉迪克一族的独有特征,知道的人,只要看到这双眼睛,就知道蒂亚主修冰系魔法辅修火系魔法。

    顺便一说,哪怕知道这一点,我常常都会弄错,以为蒂亚修的是火系,谁让这丫头那么灿烂热情,即使走在寒冷的冬天,也能从她那太阳一样的耀眼笑容中,感受到阵阵温暖。

    “喂喂,不要粘的那么紧啦,小丫头。”

    我在她脑袋上揉了揉,溺爱的教训道。

    “我才不是小丫头。”

    蒂亚晃着头,反而搂的更紧,然后皱着鼻子朝我扮了一个鬼脸。

    “应该24岁了吧, 的确不小了。”

 &n贵州癫痫病治疗好医院bsp;  第一次见到蒂亚的时候,被她的身高所骗,我还以为她至少有十**岁,没想到却是个不足十七岁的小丫头。

    “说不小的话……前段时间刚刚回族里,参加了成年仪式。”

    蒂亚困扰的看着我,似乎在她大还是小这个问题上,产生了一丝纠结。

    “刚刚过成年仪式吗?那还是个小丫头。”

    我笑着打趣道,几乎忘记了,暗黑人的平均寿命比原来世界的人类要长,尤其是流传着法师强者血统的赫拉迪克一族,更是比普通的暗黑人还要长一些,24岁的成年仪式,或许对她来说都还有点早。

    “才不小,已经可以嫁人了。”

    蒂亚可爱的张牙舞爪,做出一副欲凑上来咬我一口的样子。

    “好了好了,你看你,还不是一副没长大的样子,觉得自己是大人的话,就快点松手吧,我说这样走路,你就一点儿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低头看了被紧紧搂住的胳膊一眼,我立刻将目光撇向前方,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

    几乎呈现九十度角的居高临下视线中,从短皮兽衣上看到了两团挤压成碗状的丰满雪白……嗯,某种方面来说,这丫头的确不小了。

    “不好意思?”

    依然没有一丝松开打算的蒂亚,困惑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清澈无垢的眸子在周围打量一圈,发现了大量饱含八卦或者羡慕嫉妒恨这样意思的目光,集中到了我们两个人身上。

    终于察觉到了吗?都已经过了成年仪式了,也应该知道一些男女有别之类的常识了吧,老是这样粘着我,以后嫁不出去该怎么办?

    看到蒂亚的举动后,我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老实说,压力很大呀,无论是从周围目光传来的,还是从胳膊上传来的……

    哦哦,站在那里,将怒火熊熊的羡慕目光投过来,并且一边丢脸的流出“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的悔恨泪水的家伙。不就是大猩猩高特吗?我记住了,等会就和丽娜大姐说去。

    “凡凡……很介意别人的目光吗?”收回目光的蒂亚,好奇打量着我。

    高兴的太早了,这丫头没有一点要松手的意思呀混蛋

    我在心灵里怒吼着将茶桌一掀,嘴角僵硬的扯着:“这个……当然是无法完全无视了。”

    “那到也是,其实或许我也无法完全无视掉呢。”

    蒂亚歪着头,有些天然呆的模样,露出一副可爱到爆的神态。

    “不过……”

    这样说着,蒂亚突然有些小自豪的抬起头。

    “别看我这样,凡凡,我可是经常被大家说是【行动派】哦。”

    “咦?”

    话题……似乎有些偏转吧,这和行动派有什么关系?不过回想一下和蒂亚在一起时的回忆,或许这个评价的确有点中肯。

    “其实我也不大懂呢,我只是觉得应该做的就去做罢了。”

    “这就叫行动派呀傻蛋。”我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

    “莫非……你刚才想表达的意思是【比起在乎别人的目光,还是将自己现在想做的事情先做了再说】这样一个意思?”

    “治疗儿童癫痫病需要多少费用哦哦,感觉说到心坎上了,或许就是这样的意思呢,凡凡真厉害。”蒂亚雀跃的看着我,惊叹道。

    “哼,这也没什么,小时候邻居家的阿姨也经常夸我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子。”

    被蒂亚用这种纯洁火热的目光看着,再以不带一丝违心的语气一夸,我难免有些飘飘然起来。

    不过,某个方面来说,蒂亚这种性格有点可怕呀,只要想去做,眼睛里就再也不会容得下其他东西,而一心为目标全力以赴,恐怕连自己的生死也能置身度外,或许,所谓的强者,就是像蒂亚这种,拥有天才的天赋,再加上只要决定以后,就会心无旁焉,全力以赴的态度。

    当然,也不排除蒂亚是天然呆,一根筋的单纯性格。

    “所以说呀,我是不会放手的哦,因为想这样做。”

    蒂亚很高兴的再次将我的胳膊搂紧,哦哦,这种情况下不妙呀,就算我这边能以非人定力抵制住这股诱惑,难道……难道你就不会感到胸闷吗?

    “也稍微顾及一下别人的心情更好。”我苦笑看着一脸活泼甜美笑容的蒂亚。

    “难道凡凡不喜欢吗?”顿时,无辜可怜的目光投了过来。

    “不……那个,该怎么说好……”我一时支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看,我就知道,凡凡不会讨厌。”

    只是一时的犹豫,蒂亚就当我默认了,这种强大而单纯的思维模式真令人羡慕啊。

    “但是,就算不会讨厌,也不能见人就这样……这样热情不好。”

    我有些语无伦次的解释起来,蒂亚呀,我就罢了,要去其他男人,你这样搂上去,非得发生天大的误会不可呀。

    “见人?”

    “也……也就是说,我了解蒂亚你的性格也就罢了,其他男人的话,你这样做,或许会以为你想做他的妻子,这个意思。”

    绞尽脑汁用蒂亚能够理解的说法,我如是说道。

    “这个我知道哦。”

    岂料,蒂亚竟然点点头,一副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的样子。

    “所以我不会搂凡凡以外的其他男人”

    “什……什么?”

    我惊呆的看着蒂亚,就算再怎么笨,蒂亚这句话表达出来的意思,难道是说……难道是说蒂亚她……

    “因为,凡凡可是和我有过约定,我的身体是凡凡的,所以做这种事情根本不必介意。”

    蒂亚理所当然的露出灿烂笑容。

    果然是因为这个口胡的约定吗混蛋

    再次将心灵的茶桌重重一掀,接着化身哥斯拉将帝国大厦拆迁一百遍呀一百遍,我才平复下来,心中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有些微妙的空虚。

    果然,男人呀,就算不打算和对方产生爱情的火花,也会下意识的希望漂亮的女孩子能够喜欢自己,就是这么虚荣的动物。

    “七年了哦。”蒂亚困扰的看着我。

    “凡凡什么时候才会履行约定,把我的身体要……呜呜~~~”

    我一额头汗水的捂住了蒂亚的嘴,这句话要是被周围人听到,恐怕在此刻的夕阳之中,十月**的火焰婴儿癫痫病能治好吗就会熊熊燃起,名为打倒后宫男,拯救被骗的纯洁无暇少女的**。

    不,好像太迟了,刚才那句话就已经……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周围的温度开始升高了,那是仿佛代表着男性怨恨泪水的天诛之火的温度。

    “死后宫男,受死吧”

    赤红着眼,流着男人的血泪,高特第一个蹦出来,高举手中的铲子冲向这边。

    “啊丽娜大姐。”我指了指对面。

    “丽娜,对不起,我错了。”

    仿佛演练过千万次一般,高特无视前冲的惯性,将手中的铲子一扔,笔直向我指的方向鞠躬泪目。

    “就是现在,蒂亚。”

    我朝蒂亚比出一个升起的姿势,仿佛心有灵犀,明明只是十分含糊的指示,蒂亚却明白了我的意思,一个冰尖柱从地上冒出头,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高特的裆部位置。

    保持着鞠躬的姿势,高特再次变成一具手办。

    那些熊熊燃烧的家伙,看了蒂亚凶残的手段之后,都不约而同的夹紧双腿,讪讪的撇过目光,周围的温度立刻冷却不少。

    “就是现在。”我将蒂亚拦腰一抱,飞快的离开了。

    糟糕,马拉格比这货也在场,竟然被这八卦男看到了,等会要是不好好找他【谈心】的话,明天“凡长老的禽兽人生之智取赫拉迪克族公主身体篇”这样的传闻,恐怕立刻就会在第一世界传播开来。

    “哈哈,真是累的够呛。”

    一阵狂奔之后,我停下来,吐着舌头猛地喘气,这副身体……还得再休息两三个月才能恢复呀。

    “好了,快下来吧,小丫头。”

    回过神,发现顺着我的拦腰搂抱,赫拉迪克族的公主大人,竟然将整个身体都挂在了自己身上,正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累的像条狗的狼狈模样。

    “嘻嘻~~~,和凡凡在一起总是那么开心,要是(能一直)……”

    闪烁着清澈和晶莹的眼睛,在金色夕阳的染色中,依稀带上一层妩媚水色,眼中的蒂亚在一瞬间仿佛成熟起来,散发着惊人的美丽,那喃喃自语的低吟最后也变得微不可闻。

    “真希望你的开心能分一半给我,我的疲惫能分一半给你。”我翻了个白眼,摆脱蒂亚的八爪鱼式纠缠后,毫不客气的揉着眼前赫拉迪克公主的脑袋。

    “算了,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用不着那么赶,有了那么多冒险者帮忙,神诞日扩建应该还能提前一点时间完成。”

    朝蒂亚挥了挥手之后,我沿着背对夕阳方向的小道,一路行走,回过头,蒂亚仿佛还在原地朝自己挥手,下沉的巨大夕阳就落在她背后,一时之间,竟然分不清究竟是夕阳刺目,还是她在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嗯……”

    目送对方离去以后,蒂亚沉思起来。

    神诞日以后,凡凡要去自己族里呢,这到是个意料之外的好消息。

    虽然只是因为赫拉迪克方块而去,有点期待破灭的小失落。

    不过没关系,机会总是要由自己创造的,蒂亚,你可是赫拉迪克的公主,这个世上,没有难得住你的事情。

    这样拍了拍脸蛋,鼓励着自己,蒂开封治癫痫正规医院亚的眼睛闪烁着纯洁无垢而又充满热情干劲的目光,这种目光,要是被熟悉她的人看见,就会立刻知道,这丫头又要【行动派】了,而且如此强烈的目光,还是第一次看到。

    原本就将计划定在这次神诞日的时间实施,现在,凡凡突然要在神诞日之后去自己的族里,就更加必须把握住这个难得的机会了。

    这样想着,蒂亚的小拳头,坚定无比的朝着夕阳方向一握。

    计划变更……不,是添加新的内容,改为“把凡凡灌醉之后,做书上说的可以怀孕的事情,以怀上凡凡的孩子为目标,在神诞日过后回族里举办婚礼”吧。

    蒂亚嗯嗯的点着头,一边酝酿着新计划的可行步骤。

    “嘶

    一阵恶寒感突然袭来,我抱着胳膊打了一个喷嚏,揉着鼻子。

    总感觉有什么巨大的阴谋正朝自己笼罩过来,难道说……四魔王终于按耐不住要动手了?不行,改天得去找阿卡拉商量一下。

    在夜色降临的时候,我终于回到了家。

    结果却发现走错了地方,这一副群魔乱舞的景象是怎么回事?

    “哟,吴老弟,怎么现在才回来?”高特醉眼惺惺的凑上来搂着我的肩膀,喷出满嘴的酒气。

    不,我才要问你,屁股真的没事吗?

    ”大人~~~”

    四处忙碌着的维拉丝,像是见到主人的小狗一般,手里还端着盘子就小跑着凑了上来,露出大大的温柔笑容。

    “这是怎么回事?”我指着眼前喧哗一片的场面,目瞪口呆。

    “欢迎晚会呀,抱歉,借用了你的家。”

    代替维拉丝回答的,是带着一副和蔼可亲面容慢慢拄着拐杖走过来的阿卡拉。

    “爸爸爸爸~~~~”“叽~~~~~”

    西露丝艾柯露还有卡洁儿,从一群母性大发的女冒险者中脱围而出,朝这边冲上来。

    “凡凡,再不来的话,烤肉就要吃完了哦。”

    结果,才刚刚分别不到半个小时的蒂亚,也在对面活泼的挥舞着小手。

    “表哥喵,喵喵喵~~~”

    嘴里塞着食物的菲妮,发出意义不明,但是让她那帮粉丝瞬间米诺骨牌似地两眼冒着红心倒下去的娇憨呜咽声。

    “我跟你们说呀,当时我就虎躯一震,那些一脸凶残的怪物,立刻唰唰的跪了下来,哭着喊着抱着我的大腿要认我做大哥,但我马拉格比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这是马拉格比的声音。

    “莎拉,莎拉,我的宝贝女儿,你是天上的星星噗喔~~~”

    这是多才多艺的圣骑士拉尔,于篝火旁将他自编自唱的歌曲嚎出,然后惨遭满脸通红的莎拉扭脖,我似乎听到咔嚓一声了,话说脖子转了150度之后真的没问题吗?

    “呃……”

    难道说……这些家伙打算一直在自己家混吃混喝到神诞日?A

    领域文学手机地址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热点聚焦
 本类最新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的最好治疗方法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愈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看癫痫专业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